进入管理中心 亿企生意通 资源导航 微信大号推广 固定广告位交易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亿企联盟资讯 > 网络新闻 > 人物故事

专访导演陈果|我江湖气太重,同路的人很少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3-04 15:52:40    您是第0位浏览者

《谋杀似水年华》上映第一天,导演陈果情绪低落,甚至有点生气。

2016年2月14日,香港导演陈果的新作《谋杀似水年华》在上海举行首映发布会,这是他从影近30年,第一次在内地公映的电影,他极为重视。

首映发布会那天,主演Angelababy和阮经天为了配合当天情人节的主题,尽情在台上玩闹,惹得台下粉丝阵阵欢笑,但导演陈果完全高兴不起来。

“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在情人节上映到底对不对,因为排片很低,另外,很多没看过电影的观众,给这部电影打了1星,所以,我今天的脸上没有笑容。”陈果话一出,现场一下子冷了下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陈果在公众场合坦诚自己的不满。

2009年,陈果和许秦豪、崔健一起拍摄《成都,我爱你》,其中,有一场老百姓对毛主席去世反应的戏被剪,陈果很不开心,在接受采访时,他把这件事和所有媒体都说了一遍,公开表达自己对内地电影审查的制度的困惑。

在此之前,很少有香港导演公开评价过内地电影审查制度和排片问题。他们的态度往往是:“OK!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回避。”而陈果,却把它说了出来,还不止一次。

陈果常说,自己是一个江湖味比较重的导演,你很难把我做分类,我拍别人不拍的,说别人不敢说的。

“草根江湖大佬”

在香港电影里,陈果算是一个异类。上个世纪末,当其它导演把镜头对准赌场,警匪,合家欢,陈果却用“九七三部曲”《香港制造》《去年烟花特别多》《细路祥》让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香港,他的作品关注社会底层及边缘人物,用黑色幽默,纪实风格的笔触描绘草根的状态,并成功挖掘演员秦海璐和周迅,俘获不少大奖和影迷

采访当天,陈果人在香港,我们决定进行一次电话专访。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陈果正在开车,他把车停在路边,带上话筒耳麦接受记者的专访,聊天的过程中,你能反复听到他的大笑,这与他的作品风格截然不同。

陈果电影里的主角,常常以漂泊,缺乏安全感的状态示人,加上画面色调阴暗,给人极其压抑之感。但陈果却觉得“你没发现,他们的性格还挺快乐,仗义,身上有种江湖气”陈果对江湖气三个字概括颇为满意,甚至,觉得这三个字还有点像他。

聊起陈果身上的江湖气,曾听一位同行说,有一次,陈果监制的新片难得举行探班活动,当天正好下起大雨,很多媒体都躲在帐篷下,剧组的工作人员忙着搬着道具,导演陈果在一棵大树下,坐着太师椅,手拿喇叭有序的指挥着,语气缓慢,从容,镇静,极像个江湖大佬。

陈果身上的江湖气,从小就有。

小时候的他经常打架,但用陈果自己的话:“那不是打架,叫锄强扶弱”。有一次,有个孩子王欺负了自己班上的一个同学。那时,他还在课堂上课,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从书桌里抄起一根铁棒,直接就从课堂窗户上跳了出来,险些崴了自己的脚。

但那时,陈果也没顾得了这么多,就一直跑,跑到孩子王的地盘。对方的地盘不大,“一个特别长又很窄的胡同。”可对方一下子出动10几个人,陈果突然有点慌。

慌也不能输了气势,他挥舞着铁棒,冲了过去,一路叫:“啊啊啊啊啊!”。

当然,这场战役。陈果没有赢,被打伤了。但陈果内心还蛮高兴的,“至少报仇了,有个说法。”

“已经拍的很烂了,还在那拍,我要拍一部自己的电影”

10岁,陈果跟着父母来到了香港。学生时代,他在电影院里当电影放映员。“做电影放映员的好处是你可以免费看很多电影,那时我最爱的就是《教父》。”

后来,陈果进入剧组做场工,助理制片,助理导演,资深副导演。突然有一天,陈果觉得,拍主流片的导演常常在一个固有的模式中,“都已经拍的很烂了,还在那拍,我不干了!我觉得自己可以独立的去拍一部电影。”

陈果很明确自己的方向,要走别人不一样的路。

他迅速找到题材,并认为1997年对于香港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年代,陈果很好奇为什么没人拍“香港回归”的主题,“这对香港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历史事件,没人关注,好吧,那我来拍吧!”

陈果完成了《香港制造》的剧本,碰巧有个导演看了他的剧本,觉得不错,直接告诉他,这片公司给你投资,导演也是你,我们这儿还有合适的演员,你都可以拿去用。陈果一听,当时就拒绝。

陈果想得很清楚,主流公司一介入我的电影,肯定会干涉我,比如男主,公司会找个当红明星来演,女主又适合这个女明星,最后,整体会变成一个很商业的组合,更不会突出个人想法。

97年,陈果拿着50万港币,用公司剩下的底片,加上5个工作人员拍了他的成名作《香港制造》。“那时,就5个人,自己什么都要管,我有一个面包车,所有灯、道具、器材都在里面,只要拍完一天的戏后,我就要把灯,道具什么的搬进去,然后,再出去买服装。”

那段时间,最令陈果头疼的是,他担心这5个工作人员全部走光。“每天早上,我要叫他们起床,怕他们迟到,但又觉得,他们迟到也应该,我又没给钱。所以就特别照顾着他们。”聊起过去,陈果笑那个时候的自己,他形容《香港制造》是他创作状态最开窍的时期,“你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当时没有人做,你就可以去试”。

98年香港金像奖,陈果击败王家卫,杜琪峰,张婉婷拿下最佳导演,《香港制造》更是夺得最佳影片,成为当年金像奖最大的黑马。

“我一点都不愤怒,如果我不去说,这个事情就永远不会被推动”

如果你翻看近几年陈果的专访,他往往会对内地电影审查制度发表不同的看法,但他不愤怒,言辞谨慎,逻辑到位。

“我不管别的导演说不说,我必须说出来,我很困惑!”

“就像上次拍《成都我爱你》,给我剪了一样,既然剧本通过了,上映前说过不了,到后面又改,这对于导演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陈果觉得自己拍电影,大部分时候是有话要说,“怎么样既能达到审查标准,又能够仍然保留一些我坚持的东西呢?”这是陈果的困惑。

不过,这个困惑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帮他解答。

他学了一个比较笨的方法,遇到有分歧的部分,拍了两个版本,比如这次的《谋杀似水年华》。

“你知道的,如果要表达鬼,应该是不行的。不过可以换一种方式处理,你既可以说是鬼,也可以说是让她重回过去”陈果颇为无奈的说着。

“我始终都没有变,只是同路的人太少了!”

这几年,陈果和其它导演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变化”。很多人说,陈果你变了,和从前不一样了。

聊到这个问题时,陈果给记者讲了一个他去年的故事。有一次,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坐在陈果前面有两个女孩在聊他的前作《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

其中,一个女孩说:“别看了,是个大烂片。导演明明以前拍的很好,怎么这次会拍个烂片”。当时,陈果就在后面,他身体往后靠,想把自己藏起来。

“我不是把自己藏起来,怕尴尬,我是怕她们看见我,她们尴尬”。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观众质疑陈果“变”了。但他自己觉得,这几年,一直都没变。

“你不能说,我去拍商业片,你就说我变了,事实上,导演怎么变都是变不了的,还是会回到自己身上,人的性格很难变,变化的只有现实。”

年过50,赛程过半,陈果已经不再期待自己能成为传奇人物。所以,也不愿意花太多的精力来证明自己能做出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拍好每一部作品,是他接下来的愿望。

最后几句:

说实话,整个电话采访过程中,陈果和记者都有点崩溃,5次断线,都极其消磨对方的体力。但每一次重新接通,陈果还是极其耐心的重复上个问题的答案。并和记者分享了他最佳的创作状态“别以为我不拍了,我一直都还在”。

陈果说自己最近迷上跑步,只要不是忙到实在没时间,他每天都会坚持跑上1个小时。跑步路线上,也尽量选择一些别人不太能去跑的路线。他说:“同路的人很少,你才能够清醒做一些事情。”

“另外,还有一点,我太胖了,必须要跑跑了”陈果哈哈大笑。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0.179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