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管理中心 亿企生意通 资源导航 微信大号推广 固定广告位交易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亿企联盟资讯 > 站长杂谈 > 互联网资讯

拒绝彭博,傲娇之王苹果都拉黑过哪些媒体?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10-29 09:27:44    您是第0位浏览者

苹果体验店、苹果 (2).jpg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纽约

  纽约时间周二上午十点(北京时间周二晚上十点),苹果将在纽约布鲁克林音乐学院召开产品发布会,预计会发布新一代iPad Pro和MacBook Air等产品。由于纽约比加州早了三个小时,国内果粉终于可以不用熬夜,看完发布会就可以直接睡觉了。(加州发布会通常是北京时间次日凌晨一点开始,看一次就半宿无眠,太伤身体。)

  其实苹果很少离开硅谷总部发新品。在我印象中,近年来苹果只有两次在外地召开产品发布会。一次是 2012 年在纽约发布iBook Textbook,试图给沉闷守旧的教科书市场带来冲击;另一次就是今年年初在芝加哥一所中学发布新iPad,意在展示廉价iPad在教育市场的应用场景。

  这一次苹果选择了纽约一所音乐学院发布新一代iPad Pro,难道是意在展示自家平板与音乐创作的创新结合?根据此前供应链爆料,苹果此次发布的iPad Pro将去除带指纹识别的Home键,以FaceID面部解锁和手势操作来取代,同时取消3.5mm耳机孔。这是iPhone X上的技术拓展到iPad产品线,并不令人意外。

  彭博没有获邀参加

  言归正传,和以往重要发布会一样,苹果此次也邀请了美国乃至全球的主要媒体聚集纽约参加活动。不过,其中并没有权威财经媒体彭博社。原因也很简单,苹果对彭博社近期的一篇深度报道极度不满。

  彭博社本月初发表一篇重磅深度报道,称中国通过制造链下手脚,在苹果与亚马逊等美国巨头公司的服务器中预埋了木马芯片。这篇报道一经刊载,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然而,无论苹果与亚马逊,还是报道涉及的超微半导体,都予以了坚决否认。即便是美国的计算机安全专家,也质疑彭博记者缺乏专业知识,在这一报道上存在误导臆测之处。

  显然,这一报道对以数据安全为荣的苹果商誉带来了损害。苹果CEO库克公开表示,彭博曾经就这一稿件数次联系苹果,但苹果经过多次详尽核查都没有发现相关问题,也明确告知了彭博调查结果,但彭博社依然执意刊登这一稿件。库克强烈呼吁彭博撤回报道,“这一报道关于苹果的部分纯属虚构”。

  然而,彭博没有搭理库克,库克也无可奈何。在美国的新闻言论自由环境下,苹果很难施加压力迫使彭博撤下报道。不过,库克也有自己的脾气。此次苹果发布会拒绝邀请彭博就是一个报复标志,以通过不合作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或许是彭博社第一次吃到闭门羹。鉴于彭博社在财经媒体中的地位,他们几乎参加了苹果每一次重大发布会,甚至还数次独家采访过苹果高层。此次无法参加苹果发布会,虽然不会带来什么重大损失,但至少会令彭博社略显尴尬。

  彻底拉黑Gizmodo

  在我看来,新闻媒体有报道和评论的自由,但企业也有拒绝配合的权力。苹果当然可以按照自己的评判标准,决定邀请哪些媒体参加自己发布会。实际上,对那些被其视为“敌意和不友好”的媒体,苹果已经不是第一次采取抵制措施了。最知名的案例莫过于“iPhone4 原型机丢失事件”,苹果因为此事一度将科技博客Gizmodo彻底拉黑。

  2010 年 3 月底,苹果iPhone部门工程师加里·鲍威尔(Gary Powell)在硅谷红木城一个酒吧不慎遗失了自己携带测试的iPhone4 原型机。另一位顾客布莱恩·霍格(Brian Hogan)捡到这部机器,去掉原型机上的伪装外壳,意外地发现是一部从未见过的苹果新款手机。他敏锐地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新一代iPhone。

  霍格联系了多家媒体出售这部机器。为了争夺“iPhone独家新闻”的流量,科技博客Gizmodo花了 5000 美元买下了这部手机;随后在 4 月中旬发布了图文并茂、详尽对比的iPhone4 原型机新闻,几乎把iPhone4 的各项硬件和设计扒了个底朝天。这篇全球超级独家新闻顿时吸引了全球科技爱好者的关注。至少从投入产出的角度,Gizmodo这 5000 美元是物超所值。

  愤怒的苹果以盗窃罪报案,通过警方强行要回了那部已经被拆解过的iPhone4 原型机。但这已经于事无补。具有颠覆性创新和设计的新一代iPhone在正式发布前两个月就被媒体扒得干干净净,彻底失去了悬念。对以保密文化著称的苹果来说,无疑是一场羞辱。

  愤怒的乔布斯做了决定,没有邀请Gizmodo参加当年 6 月的苹果开发者大会WWDC,无缘亲眼目睹iPhone4 正式发布。不过Gizmodo也不是善茬,双方就此结下了梁子。很快iPhone4 就爆出了天线门问题,Gizmodo在这一负面新闻的报道上显得尤其积极。随着天线门事态的不断升级,乔布斯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免费送一个手机套,才化解了这个新的产品危机。

  苹果默默记住了Gizmodo。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Gizmodo都无缘参加苹果的新品发布会。即便是乔布斯去世之后,Gizmodo依然在苹果的媒体黑名单之列。对一家以数码为主的科技博客网站来说,不能现场报道消费电子行业最重要的发布会,无缘第一时间撰写苹果产品体验,确实是一个残酷的惩罚。

  库克怒怼纽约时报

  遭到苹果拉黑的并不只是科技博客,还有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主流媒体《纽约时报》。 2012 年 6 月,苹果没有邀请《纽约时报》参加当年的WWDC大会。数一数二的《纽约时报》只能尴尬地引用苹果新闻稿和其他媒体的报道,在诸多媒体同行发稿之后,勉强拼凑了一篇WWDC的报道。连他们自己都承认,这是一种羞辱。(那年WWDC并没有视频直播)

  这是为什么?那是库克正式接替乔布斯的第一年。《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系列报道,揭露苹果中国供应商的恶劣工作环境,没有有效处理危险废料,甚至还有非法使用童工。《纽约时报》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苹果,质疑苹果漠不关心工人的健康和权益,没有承担起应负的职责。

  这是库克遭遇的第一个负面公关危机。他选择了直接回击。库克随即通过内部邮件称,“我们关心全球供应链上的每一名工人。很不幸,一些人在质疑我们的价值观。任何关于我们不关心(供应商工人)的说法,都是虚假,而且是对我们的冒犯。”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库克那一年接受了好几家美国主流媒体的采访,不厌其烦地解释苹果如何规范全球供应商,如何保障工作环境问题。这些采访给了《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的媒体同行和直接竞争对手),也给了美国主流电视台ABC,但是,就没有爆料苹果的《纽约时报》。

  不过,《纽约时报》毕竟也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主流媒体,苹果也没有拉黑太久。可能是库克的脾气比乔布斯好。次年《纽约时报》就继续获邀参加苹果发布会,双方也恢复了正常的关系。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0.103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