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管理中心 亿企生意通 资源导航 微信大号推广 固定广告位交易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亿企联盟资讯 > 站长杂谈 > 人物访谈

艾问陈磊:迅雷这半年是在搞技术还是在讲故事?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04-26 15:09:52    您是第0位浏览者

  文:Rick 编辑:京奇 设计:张佳欣

  “还用户一个想要的迅雷”。

  ——陈磊

  QQ、迅雷、金山毒霸, 21 世纪初的三大电脑装机必备软件,如今已是命运各异。QQ有微信这个兄弟一起打江山,金山毒霸成了雷军简历上的一个匆匆过客,而迅雷,我们该如何定义它?

  2003 年,迅雷诞生于网际快车掌掌控着80%下载市场的时代;

  2006 年,迅雷覆盖用户数超过1. 1 亿,掌控超过50%的市场份额,下载领域正式进入“迅雷时代”;

  2014 年 4 月,迅雷完成3. 1 亿美元的融资,于两月后在美国纳期纳克成功上市;

  2017 年 10 月,迅雷发布玩客云,一脚踢开区块链的大门,再战风口。

  从“下载巨人”到“区块链门徒”,有人说迅雷在搞技术,也有人说迅雷是在讲故事。

  1

  营收暴增的迅雷,却是连年巨亏?

  “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电视剧中最烂俗的场景,却再适合迅雷不过了。

  根据迅雷最新披露的 2017 财年业绩,全年总营收同比增长43.2%、四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128.5%,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去年四季度的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 517.2%。

  迅雷CEO陈磊表示,随着云计算业务在 2017 年第四季度的快速增长,公司第四季度的收入再超预期值。对于 2018 年,首要任务是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并提高净利润。”

  然而,营收绚烂的增长背后,净利润却惨不忍睹。自 2008 年以来,迅雷就一直的游走在盈亏平衡或大幅亏损的边缘。 2017 财年,净亏损更是高达 4420 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 3080 万美元。

  陈磊的解释是迅雷一直在转型, 2011 年迅雷做应用商店, 2013 年做移动搜索, 2014 年做共享计算, 2015 年做直播, 2016 年做VR, 2017 年上半年做人工智能,但始终不算成功。

  这期间,由于没有稳定的净利润,迅雷不得不选择远赴美国纳斯达克IPO。但正如陈磊说的那样,频繁的变换赛道一直在拖累着迅雷,在大多数投资人眼中,迅雷依然只是十年前的那个“下载工具”而已。迅雷的股价也从 12 美元/股的上市发行价,一路走低至 2017 年 7 月的3. 18 美元/股。

  然而,故事的转折就从去年 7 月开始了。

  2

  陈磊掌权,迅雷转身区块链?

  2017 年 7 月,陈磊正式出任迅雷集团CEO,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给了共享计算战略。

  陈磊自 2014 年加入迅雷任CTO之初,就一直负责云计算业务。所以,当大权在握之后,他便迅速将云计算上升为公司的第一战略。这也就是为何迅雷的云计算营收在去年下半年大幅增长。

  数据显示, 2017 年第四季度总营收约为 8240 万美元,同比增长128.5%,为迅雷连续 8 个季度营收增长以来的最高增幅,也是迅雷自 2014 年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其中四季度的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超过500%。

  除了云计算,陈磊还“烧”起了区块链。他认为区块链可能会比人工智能更快的和更深刻的改变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生活。如果人工智能改变的是完成工作的方式,那么区域链改变的是工作中的各类关系。

  2017 年 10 月 31 日,迅雷战略发布会上,新一代共享经济智能硬件产品玩客云面世,玩客云除了是一款自由畅快的私人云盘外,还是全球首个云计算领域的区块链应用。

  云计算+区块链,这两根引线彻底点燃了迅雷的股价。 2017 年 10 月,股价从4. 28 美元/股开始启动,一路上涨至最高点24. 91 美元/股。两个月内,迅雷股价涨幅近 6 倍,市值一度达到16. 82 亿美元。

  对于股价,陈磊有他自己的判断。今年初,陈磊在接受艾问专访时表示,如果迅雷的价值再翻3- 4 倍,他就算对迅雷的股东有个交代了。而此陈磊的野心不止于此,迅雷股价翻倍后,他希望股东们能放手让他“去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但风口也是有危险的。今年初,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点名迅雷链克(原名玩客币),指出以发行迅雷“链克”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风险隐患。遭遇当头棒喝的迅雷,股价已回落至 11 美元/股附近。

  3

  压下重注的陈磊,胜算几何?

  相继折戟在VR、直播和人工智能领域后,陈磊有什么理由相信共享计算和区块链就是迅雷的救命稻草?投资者又有什么理由相信迅雷这一次可以踩着风口一飞冲天?

  追溯源头,陈磊真正看上的是用户闲置的计算资源。在如今这个用户手里掌握的计算资源已经超过了企业掌握的所有计算资源的社会上,共享计算是对今天的云计算体系架构的一次重大改造,迅雷希望利用用户闲置的计算资源来创造收益。

  陈磊的战略打法可以简单归纳为,重点发展共享计算、区块链两个核心技术,通过打造共享计算+区块链的双核模式,解决区块链不可控痛点的未来可能性。

  未来的十年,云计算一定会被非常彻底的颠覆,整个行业的计算架构一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希望我能够走在这个行业的前沿领域。其实我认为,未来的五到十年里面,去中心化的高度分布式的计算将会取代谷歌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面缔造和已经被广为接受的今天的这种计算体系。我希望在下一次的重大的技术革命里面,我能够在这个浪潮里面起到一定的作用。

  ——陈磊

  社会的计算需求呈爆发式地增长,网络的需求越来越高,对计算速度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迅雷命中的正是日益旺盛的计算市场。

  ALL in“区块链+共享计算”的迅雷凭借P2SP算法和在共享计算上的先发布局优势,加上过去多年的技术积累,带来区块链和共享计算双核驱动力的释放,这是陈磊和迅雷预见的未来。

  《艾问人物》创始人艾诚想说:

  技术的未来,得场景者得市场,借助应用场景使大众化项目真正落地,是迅雷带来的启示。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0.1719s